胜邦美文网努力为大家收集提供优质原创美文!
当前位置:胜邦美文网 > 心情随笔 > 正文

梧桐花开了

2021-05-20 21:48:01 心情随笔

  “当微风送花草清香,正是我想你的季节……”当《故乡山川》的旋律响起,我脑海中常会浮现这样的画面:无垠的麦田,绿色的麦浪,低飞的燕子掠过田埂,飞向村庄,飞进一片淡紫色的花潮里,落在青瓦房外的电线上。
  梧桐花开     梧桐花开了。     之前光秃秃的枝桠了无生气,突然就吹响了淡紫色的喇叭,一声接着一声,嘹亮了小院,芳香了村庄。印象中老院里都有两棵梧桐。不知是呢喃的燕子带来春的气息,还是池塘边的柳树奏响春的旋律,或者是泥土的暖意带给它们开花的讯息。总之,它们开了,开就开得轰轰烈烈,开就开得喜气洋洋。整个院子被淡紫色的喇叭花笼罩着,整个巷子蒙着淡紫色雾气,整个村子围着一股浓郁的甜香。     这样热情洋溢的春天,谁不愿意出门走走呢?于是,放学后,我们三五成群约到河沟摸,不在乎水凉;聚到麦田里翻跟头,不怕脸被划破遭妈妈责骂;跑到麦场玩捉迷藏,满头的汗水浸湿了衣裳,不顾袅袅炊烟里家人焦急地呼唤。回到家,夜幕已经重重地拉下。蹑手蹑脚地到门后,听听家里开饭了没有。还好,没有碗筷的声音,就刺溜一下,跳进厨房,大喊着“饿死了,饿死了”一屁股坐下来。要是家里人已经吃起晚饭,意味着大家的耐心已经被你耗尽。你此刻出现会被骂“死在外面,还知道归家!”你此刻不出现,让他们急上一会,他们会说:“小祖宗,你可回来了!”与其被劈头盖脸地骂上一通,不如熬一熬,换一句“客气话”。我就抱着这样的想法,在门外晃荡。     昏黄的灯光照在梧桐花上,梧桐花就变了样,像纸糊的。不过,香味更浓了。一阵一阵的甜香扑来,让你越发觉得饥肠辘辘。真想此刻能有一罐花蜜,咕咚咕咚喝下去,家都不要回了,再跑去疯一阵。不过,梧桐花细长的花芯是有蜜的,我知道。何不拾几朵花,剥开花苞,tiantian花蜜解馋呢?我为自己的想法叫绝。院里的梧桐很粗,我一个人是抱不过来的。它的枝干像一把巨大的伞,一半遮住院子,一半遮到墙外的路上。不少花就落在墙根。我捡起一朵被风吹落的初开的花。花瓣软软的,凉凉的,香香的,甜甜的,真想整个塞进嘴里!     梧桐花蜜再甜,只能解馋,却填不饱肚子。厨房里暗黄的灯光照着饭菜,照着爸爸妈妈姐姐妹妹的笑脸,唯独照不到黑影里我焦急无助的脸。只好硬着头皮,咳嗽着进院儿。要是妈妈大喊一声“你还知道饿”,我一定嬉皮笑脸地进去,一脸讨好地点头说“知道”。可是,没人理我。他们还在热热闹闹吃自己的晚饭。我故意把门关得很响。这时爸爸的声音传出来“饭我们吃完了。粥还有一碗,你吃就进来,不吃就在外面多玩一会!”傻子才不吃呢!     晚饭过后,自然乖乖地呆在家里喽,我是不敢再惹他们生气。可是,院子太小,怎么装得下我野到天边的心?总得找点事干吧!院里落了一地的梧桐花,我用脚对着花开口的位置用力一踩,“啪”的一声,花炸开了。有趣!姐姐妹妹也加入其中,院子里像放鞭炮一样,噼里啪啦地闹起来。(星辰美文网wwW.mEIwen1314.CoM)     我不记得这样的乐趣持续了几年。小的时候谁会想到有一天家里会盖新房,会砍掉梧桐树,就像我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长大,会离开家一样。新的院里只有东墙留了巴掌大的空地,其余都铺了水泥。当然,房前屋后还有不少梧桐树。春天,它们照样得意地开,肆意地香。只是,我已经过了皮闹的年纪。它们于我意义已经不大。     多年以后,我离开家乡,来到盐城。这座城市有着与家乡不同的风物,我也渐渐适应。后来我去百里之外的北龙港中学参加为期三年的支教,虽谈不上背井离乡,可心里多少有点飘零之感。可我有一天却在车站见到一株开着淡紫花的树。树干有碗口粗细,可是却撑起一把伞。伞上没有叶子,只有淡紫色的喇叭形的花。是她!那甜香已经把我带回故乡。你是从故乡来,慰藉我失落心灵的吗?我久久伫立树下,心里涌起一股暖流,吃花蜜,踩花苞的情景浮现眼前。记忆中昏黄的灯光也氤氲出醉人的光彩出来。苏东坡说:“此心安处是吾乡。”我因为这株梧桐也把这里当做家乡了。     当微风吹梧桐花香,这是我想你的季节。远方的家是否无恙?

版权保护: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jhsbjc.com/xqsb/9904.html

网站名称胜邦美文网
胜邦美文网致力为用户提供更新优质原创美文分享平台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