胜邦美文网努力为大家收集提供优质原创美文!
当前位置:胜邦美文网 > 心情随笔 > 正文

微弱的灯火

2021-05-20 03:18:01 心情随笔

  晚上里停了会儿电,一个人靠在客厅的沙发上,静静地听着夜的声音。趿拉着鞋,摸到阳台的储物柜寻找前年大姑送来的蜡烛,准备点的时候,却发现家里连一个打火机都没有。     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世界,路灯也都熄灭了,只有偶尔经过的汽车闪过一道亮光。越是黑夜,越能听见这个世界的心声,当我们遮住了双眼,有时候反而能够听到一些从来不曾注意过的响动。     客厅里多少有一点光亮,在屋中踱步,突然想起了故乡,想起了故乡厨房里的那盏微弱的灯火。儿时的故乡已经用上了电灯,只有偶尔停电的时候,会点几只蜡烛来应急。     在故乡,传统的村庄还保留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,太阳一落山,各家的厨房里就开始飘起了炊烟。小的时候,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奶奶持家,父母都外出谋生去了。每天日头刚向西一转,奶奶就开始做饭,一家人总能赶在天黑前吃完饭且洗刷干净。     老家的厨房只有一盏几瓦的小灯泡,黝黑的厨房里贴着屋顶藏着几只蝙蝠,在灯火昏黄的夜晚发出“吱吱”的声响。灯泡和电线上挂满了油渍渍的蛛网,天色一暗,这小小的灯泡几乎不起作用,高高的灯泡悬在窗前,但却总觉得什么都看不清。
  微弱的灯火     有的夜晚或者遇到停电的时候,只能在面缸的边沿处点一支蜡烛,在这微弱的灯火中吃完饭,还要趴在吃饭的方桌上写作业。偶尔屋后的上传来几声头鹰凄切的叫声,就更觉得这烛火摇摆不定,好像随时可以熄灭似的。     奶奶过得很仔细,蜡烛在缸沿上摇曳,总是免不了要流下许多蜡油,奶奶用小刀把这些蜡油剥掉,放在一个残破的小酒盅里,然后再在酒盅里放一根粗粗的棉线,等凝固的蜡油重新化开,把棉线在蜡油中浸一浸,点燃棉线,一盏简易的油灯就做好了。     简易的油灯亮度就更加微弱了,还常常招来几只扑火的飞蛾,赶都赶不走。这缸沿上节省下来的蜡油可以燃上许久,读小学时我的很多作业都是在这样自制的简易油灯下完成的。     记得厨房另一张放杂物的方桌下还挂着一盏真正的煤油灯,煤油灯的造型很奇特,是我从未见过的新奇。奶奶说,以前买不起蜡烛且没通电的时候,煤油灯就是唯一的照明工具。但是,在我的印象里,这盏煤油灯就成了真正的老古董,一次也没再亮起过。     后来在城市定居,家里也用的都是节能明亮的LED等,客厅里也用上了能遥控变色的只能灯,但是还是会在黑夜来临的时候想起故乡厨房里的那盏灯火,想起曾经趴在餐桌上写字的岁月。     人就是这样,总是身陷黑暗,才想起曾经拥有过的灯火,不管多么微弱,都是人心里的一点希望,一点安慰。人也很奇怪,在拥有微弱灯火的时候,或许并不知道抱怨,有时候甚至还在那微弱中更加发奋,但是却在拥有万丈光芒的时候反而失去了初心。(星辰美文网wwW.mEIwen1314.CoM)     我想,要时刻在自己的心中点燃一盏微弱的灯火,不骄不躁,时刻牢记自己出发时的初心,在复杂的世界里保持一颗单纯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jhsbjc.com/xqsb/9576.html

网站名称胜邦美文网
胜邦美文网致力为用户提供更新优质原创美文分享平台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