胜邦美文网努力为大家收集提供优质原创美文!
当前位置:胜邦美文网 > 心情随笔 > 正文

松香

2021-05-18 10:12:01 心情随笔

  “山中何所有?岭上多白云。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。”初读陶弘景的这首答梁武帝诏问诗,心中就有一种欢喜,这种欢喜却又说不出来,也是只能在心头暗自怡悦。后来年岁渐长,才慢慢明白,原来当初的那种欢喜,叫做“会心”。     隐逸的诗读多了,内心虽然恬淡自足,人也变得散漫慵懒,不求上进,内心跟社会脱离,总是向往世外、山中,所以至今一事无成,其实并不能怪这些飘逸的诗作,而应归咎于自己xing格中的弱点吧。朱光潜先生在一篇纪念弘一大师的文章中称其“以出世的精神,做入世的事业”,真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境界。     道理是明白的,但慵懒的自己还是甘心沉溺在那些散淡的诗词里不能自拔,恨不得时光倒转回到古代,结庐深山,诗酒为伴。所以读到张可久的一首小令《人月圆·山中书事》的下阕:“数间茅舍,藏书万卷,投老村。山中何事?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”     真是太向往了,山中何所有?诗书茶酒,云石松泉,静如太古的岁月,三月的烟光草色,落花啼鸟,春眠既足,汲泉采花,煎茶酿酒,乐也陶陶。这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呀!     我们皖西南地区最常见的是马尾松。松,常绿或落叶乔木,针叶,皮多为鳞片状,结球果。木材用途广泛,树脂可供制作松香和松节油,种子可榨油和食用。     松是有仙气的祥瑞之物,记忆中喜气盈盈的年画里,高山流水间,松鹤相伴,旁边的仙翁白眉及地,手上的寿桃让人馋涎欲滴。只是,儿时见过的松花似毛毛虫般,不甚欢喜,心下时常揣度,松花酿的酒该是什么样的呢?松脂的芳香中微透着山间露的甘醇清冽,稀疏的日影下氤氲着三两知己的春燕呢喃,熏熏然的午后时光啊!此时的春光堪比东坡黄州的月夜吧!——不过前世的一个梦罢了!
  松香     而现实里的秋冬,我们山里孩子的课后作业常常是上山“扒松毛”。放学回家,背上竹篮,爬上向阳的山坡,竹耙子一扒,地上枯落的松毛松枝马上聚成堆,烧晚饭的柴火就够了。最妙的是松毛火烧锅巴汤,有一股特殊的香味,那火力道旺而不持久,刚刚够烧沸,灰烬的余温里还能暖几只小红薯。一切都是刚刚好!记忆还是那么清晰。闭上眼,头顶还是松枝和蓝天,耳畔是风入松林的呼啸,鼻子里飘进松香和烤红薯的香味,脚底下是踩在厚厚松针上绵软的声音。     松树全身都是宝。秋冬季节,松毛落尽,松果球也陆续变黄变干,松林里俯首皆是。年关将近,炸爆米花的老爷爷也开始在村里活动了,孩子最是听不得夹着香味的爆破声,耳朵都馋得淌水。松果球可是炸爆米花最好的燃料,于是漫山遍野都是捡松果球的孩子……松树林里常常还有意外的发现,在松毛里扒拉的时候幸运的孩子说不定就能找到一窝鸡蛋。松林疏密有间,有阳光也有树荫,是母鸡们喜欢的地方,它们在这里觅食,茅草下藏匿的小虫子,松果里隐藏的松果仁都是可口的食物,找一处隐秘的草丛或者松毛窝里下蛋,这是母鸡们最热爱的身心愉快的活动。     当年这一群扒松毛,捡鸡蛋的小伙伴中,走出了一位牛人——黄君华先生,小山村走出的大能人。     离我们村子不远的山腰上,有一眼湖,名唤炼丹湖。相传,东汉末年,著名的炼丹家左慈曾隐居于此,修道炼丹,现仍存炼丹坛古迹。大概是沾了松香和仙气的缘故,我们家这儿鸡蛋个大,色黄,味香。黄君给蛋命了个名——左旦,一面筹划着把这蛋推广到五湖四海,一面带领小伙伴把澳洲的牛肉带到家乡的餐桌上。澳洲四面环海,犹如蔚蓝的大海中嵌着的一颗明珠,拥有独立纯净的生态系统,那原生态牧场的牛肉,确实风味迷人。黄君坦言:我有一个梦想,让家乡左旦走向天下,让澳洲牛肉渡海来到家乡。     这绿色的食材,就像咱家乡的田园,松涛,风吟,应当有治愈的力量,让人心生欢喜。黄君创的品牌有一个温暖的名字:牛哈哈。这个喜乐的名字让人联想到长寿。     松树是世界上最长寿的树种,而松花粉是松树花蕊的精细胞,蕴含这种长寿植物的全部生命信息,有延缓衰老、消除疲劳,改善前列腺疾病的症状、增强细胞解毒能力等多种保健功能。     那时还不知道松花酿酒,只知道狭长的松毛上所结的白色晶体,我们称为“松毛糖”,清香,味甜,飘满整个童年。     阳春三月,松针苍翠,松花在其间抽穗生长,细密的huangse花穗,长三四寸,取其蕊,可酿酒,可做饼,饮食之后,口齿留香。唐代诗人白居易云“腹空先进松花酒,乐天知命了无忧。”宋代词人苏东坡云“一斤松花不可少,八两蒲黄切莫炒,槐花杏花各五钱,两斤白蜜一起捣,吃也好,浴也好,红白容颜直到老。”     松花亦可入药,《本草经解》:松花,味甘益脾,气温能行,脾为胃行其津液,输于心肺,所以润心肺也。益气者,气温益肝之阳气,味甘益脾之阴气也。风气通肝,气温散肝,所以除风。脾统血,味甘和脾,所以止血也。可酿酒者,清香芳烈,宜于酒也。     久居钢筋水泥森林的都市人,在忙碌工作的间隙总想找一处清静的所在,安放在忙碌里得不到歇息的心灵,留住内心的底色。而我松香萦绕的家乡——天柱山,正是这样一个好去处!有阳光的日子里,掬山泉煮茶,摘松花煎酒,于廊沿下,捧本书或画,看松鼠在松枝间跳跃追逐,听时光在石上安静流淌……或者下点小雨也好,你只需坐着,不言不语不动,静静张开所有的感官就够了,自会有滴滴答答的雨声,潮湿清新的气息,氤氲如画的山色,入耳入鼻入目……     或许,这就是疲惫的都市人向往已久的原乡,出世的快乐,就在入世的生活边界,你游走自如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jhsbjc.com/xqsb/9206.html

网站名称胜邦美文网
胜邦美文网致力为用户提供更新优质原创美文分享平台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