胜邦美文网努力为大家收集提供优质原创美文!
当前位置:胜邦美文网 > 心情随笔 > 正文

爱在别处

2021-05-22 11:06:02 心情随笔

  夜已深,还有什么人,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。。。     细思极恐,这歌词写得真是——深刻!太深刻!     黑漆漆的夜,醒着数伤痕,能让你这样刻骨难眠的,能是谁?     夜是深了,本想释放点脑力垃圾,随便写点什么,谁知第一句跳出来的却是这句歌词。     第一次听到这歌是什么时候?好多年了吧,那时忆莲和宗盛还没离婚,确切地说,应该还没结婚爱情与才气的完美结合,每一句歌词都涌出力透纸背的深厚。     现在呢?     2017的跨年夜,李宗盛在上海卫视稳稳地吟唱着《山丘》,感叹时光易逝,总结人生百味,林忆莲则在湖南卫视继续将老歌来了个金曲串烧。     曾经珠联璧合的两个人,情已逝,各自飞。     在我看来,这歌太媚太骄太蚀骨,宗盛写得出,也只有林忆莲才唱得了。听了这许多年,除了忆莲,还真没听出谁能唱得出其中的惊心动魄。     叨远了,其实我本来不想说这些来着。     可这歌竟然让我想到了许多年前的一幕。我哼哼的时候,跟旁边的菜师傅说起了这句词,赞叹宗盛才气满溢,功力太深。菜师傅惊异地说:我唱来唱去只注重调调,从没留意过这些歌词呀。     那时我还待字闺中,成天的自寻烦恼。不过那种烦恼往往也有规律可循,总在万物吐绿的春天迷迭,在花满枝头的夏季消逝。     如此循环往复,非常有趣。     前几天打车,惯用的嘀嘀软件突然死机,恰好一辆空出租驶到眼前,于是赶紧招手坐了上去。     这是一个河南司机。从我上车,他就开始说话。     先说路线,问得很具体。然后说到打车问题,现在大家都用这样那样的软件来叫车,即停即招即走的古老方式似乎很难再等到车。这社会看上去好象是越来越规范了,可实际上挺乱了。     为什么乱呢?其实有很多人是打不到车的,有很多人是不用会软件的,有很多人是跟不上趟的,有很多人是活在自己的节奏里的。     他说,他们一群人,住在棠下那一片。大多数是自己单独出来挣钱,很少会带上家属。他自己七八个月才回家一次。离家太远,他们有很多孤寂,很多艰辛。     他的话题渐渐变得狭窄,从对社会的感知和评论,过渡到个人情感世界。
  爱在别处     他的结论是:这个社会啊,太乱了!我默默地听着,想弄明白这个结论的缘起。     原来,他们一起跑车的一个朋友,回了趟老家,就带了家里一个亲戚过来,说一起在广州挣钱。     重点是,那个亲戚,是个女眷,好象是这个朋友家兄弟的老婆。     河南人一直在感叹,太乱了太乱了。好好的世道,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干活,非要搞事?     此前说到路线问题时,我搭过话,之后大部分是这个话痨自顾自讲个不停。但话题已然转到男女奸情上,实在不适合在两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之间展开。     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路面,他的声音从我耳边也一并飘到脑后。     我懒散地想着,是继续装傻,容他胡诌,还是意正词严打断他。     河南司机并没有停止的意思。从他这个朋友,义愤填膺地延伸到了老家的某位女远亲。说那女人年纪不小,二婚老公居然比她小一二十岁,太厉害了。     他确实是用了“厉害”这个词。     然后又绕回来,说他自己在广州跑车,生活艰辛,要养家糊口,不敢乱来。但许多人却活得太自在,太放纵!他的语气,像是充满一种向往而不得的愤愤不平。     唐突之间,他话锋骤变,目标转向了我。     他问我,年纪多大,在广州生活是否辛苦,是否婚配。眼看离公司越来越近,我犹豫着要不要回答。     他没有等到回应,也并不歇气,自己又接着说了下去:     看你的样子,也还年轻,shenti一定很好吧?你是一个人,还是一家人在广州?一家人还好,一个人太辛苦了。假如是一家人的话,你好幸福。你老公多大年纪?有没有小孩……     我最终什么也没说,嗯嗯啊啊含糊带过,没要车票,也没记车牌号。付了车钱后就落荒而逃,飞一般地跑进了公司。     之后几天,我都会想起这个河南司机。他是怎样一种精神状态,需要那样不管不顾地倾诉?又是怎样一种悲愤心理,居然壮烈到不怕投诉都要那样刨根问底?     每个人都不容易。     一直很喜欢阿凡达,感觉那电影拍得是真好。神秘的潘多拉星球,充满美丽的植物和新奇的动物,阿凡达那三米长的蓝色身躯,一样妖娆的眼神,还有触手可及的的感应与沟通,一切让人联想翩翩。     看了电影,也看过很多影评,一些怪异的说法令人无语,心理不健康的人真是越来越多。     这世界没有想象不行,想象太丰富了也不行。     可是,谁能把丰富的想象变成现实,哪怕只是电影里的现实,那也是真本事。卡麦隆是这样,阿凡达就是这样,你能你来呀。     所以,凡事干嘛一定要说得那么尖刻?     鄙视喷子。(星辰美文网wwW.mEIwen1314.CoM)     夜已深,我试着想了好半天,想数数伤痕。突然发现,真正的伤痕不需要数,它躺在那里,时时提醒着你某些记忆。     也许真的不需要数。它会随着岁月流逝变成一个定格的画面,从清晰到模糊,想起时就升腾起当时定格的心情。到最终,会变成伤,但已无痕。     快乐简单的,健忘可能是一种境界,善忘却是一种美德。     而我,会时时去追随这种美德的方向所在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jhsbjc.com/xqsb/10207.html

网站名称胜邦美文网
胜邦美文网致力为用户提供更新优质原创美文分享平台。

友情链接